土家族百科

广告

二嘎公走人户(四)

2011-10-26 15:00:46 本文行家:土家记忆

二嘎公走人户(四)第二天一大早,二嘎公准备去寨子上周木匠周武二屋里借犁田的家式。一想到昨天周武二坐席搞整他,虽然扇筋归扇筋,但怎么默都觉得打个甩手不好去得,况且还是去借别个家式。二嘎公只好把昨天带回来的粑粑捡了几个搞个盐口袋装起放在大荷包头,给周武二细娃带去,但心里还是舍不得,可谓是忍痛割爱啊!在王毛子屋帮忙勒几天,二嘎婆一个人在屋头即要经管养生,又要打扮菜园子实在是忙不过来,特别是屋里那同背时大

图片 1图片 1


 

    一转眼进入冬季,二嘎公除了望牛就是唱孝歌,端起饭碗串门,走人户,时不时还帮二嘎婆捡些杉木丫回去引火,十月十三那天,阳光明媚,天空像沿沟河里的水一样蓝,二嘎公吃过早饭,股屁上瞥筒刀鼻子背把沙刀牵起他屋那同大水牿就到沿沟河望牛去了,如今农村劳动力少,原来肥沃的黑泥巴烤烟土都各慌了好多年,二嘎公把牛索子一放,各人就屁颠屁颠地跑到杨石匠打阶沿石的地方摆龙门阵去了。

    杨石匠是野茶村马鹿池人,给杨家大老汉喊大伯,因为都姓杨,也是团转人,只是依到起这样在喊,其实跟杨家大老汉屋不是一支人,也可以说一丁点儿亲戚关系都没得,二嘎公坐在艺口上一边喝烟一边摆龙门阵,说杨石匠打滴阶沿石要不路路打的太稀了,要不崭子没尖好,反正没说一句好听滴话,还吹各人当年打镭钵搞两只脚盘起,用根尖崭就各抠好了,言下之意就是杨石匠打的石头他根本没瞧起。

    左一个妈了批滴,右一个老子,批寡龙寡多得很,杨石匠硬是不当雄,就决二嘎公,批老汉光鸡巴会说,日马你来打盘试哈撒,几句话就各把二嘎公搞卤到哒,杨石匠还故意问二嘎公和米家幺兄弟媳妇以前在沙帽山望牛的搞的些么子事?

    杨石匠问:“二姑爷,听卢成发说以前你在沙帽山和米家幺兄弟媳妇望牛时,黑尽麻眼滴把卢成发支起走了,你和米家幺兄弟媳妇在坡坡上故意挨,天都各黑哒还不见把牛邀起下去,二姑爷你给我说盘你们两个在坡坡上搞些么子啊?”

    二嘎公以前这事当时在野茶村是闹得凶,米家老幺差点和他右客打脱离,二嘎婆整天在屋头饭也不搞猪也不喂,天天搬起板凳坐在三头上决二嘎公,要不是几个细娃劝阻二嘎婆可能要和二嘎公打脱离,杨石匠这么一说二嘎公气得卵子像耐克宝一样齐式股,没得办法只好焉索焉索地喝起顶脑壳烟偷偷跑哒。

    吃中午饭时,主人家周武二搞稀篮背装了些饭菜送给杨石匠,因为沿沟河离周家湾有点远,每天都是送中饭到杨石匠艺口上去吃,周武二听杨石匠说二嘎公在下面望牛,尽管平时不当雄那批老汉,但年轻人说归说,做归做,还是不得和那些一根筋的老格篼老汉记小家子气,就把二嘎公喊起上去顺便多少吃点点填哈肚子,本来杨石匠就不当雄二嘎公,主人家周武二要喊他又不好生故说的不喊二嘎公吃,心里就在默,要浪么整盘那批老汉,于是几哈就各把肉,鱼等好吃的菜全部倒在了各人的碗头,留点点儿酸菜,泽二根,白菜给二嘎公,二嘎公将牛吊起走拢杨石匠打阶沿石的地方时,杨石匠饭各吃归一哒,正在喝粘熬茶。周武二把剩下的饭菜搞同大碗给二嘎公舀起去,二嘎公一看那些菜就决周武二:“武二,妈了批滴你会白就是搞酸菜白菜招待石匠啊!,石匠不比人哈。”

    二嘎公这句石匠不比人又着正在旁边喝粘熬茶的杨石匠听到哒,心里本来就有火,这么一说火更高,但周武二在旁边又不好硬决的二嘎公,就说了些气话给二嘎公听:“我们出门做手艺你怕像有些批老汉啊,没得肉不吃饭,吃了还不说,日马还要搞盐口袋装渣包回去,光鸡巴想别个滴,缝进不缝出。”

    周武阴倒起牙齿都差点笑出来哒,故装镇定强颜欢笑说杨石匠要是生在二嘎公拖细娃那几年,各人比二嘎公还不如……勉强缓和了当场的尴尬气氛,二嘎公虽然说碗头菜不当好,吃了几口觉得味道浪么都比二嘎婆做的好些,管他批杨石匠浪么说气话气各人,还是架蛮把各人肚子填饱才是真的。

    二嘎公吃饱喝足,向周武二和杨石匠说了几句客套话,背起他那把烂沙刀就各钻到坎坎上砍柴去了,可能砍得有七八根柴左右差不多有一回了,又看到岩坎坎高头有同岩青棡,盼皮爬上去准备砍下来,岩青棡有点硬肘,烂沙刀又不当快,砍了半天都各没砍断,隐隐约约听到对门湾有人在吼,为了不得挨决二嘎公就扯起嗓子搭白,说看到筒好挖锄把,砍了一根就不砍了。

    二嘎公砍擂下坡连丫丫一起就各全部捆起跑哒。

    盼蛮把柴老到半路上,准备回去邀牛,找来找去都没找到牛在那个地方,只看到根牛索子还挂在树树桩桩上滴,心里硬各急老火哒,心里默要是着别人牵起跑哒浪么得了哦,一同大水牿多的不说,当今的牛价少说点要卖五千多块。止到天快黑时才到河沟边上油菜土头找到,被实批牛把别个屋油菜吃脱半块土,逮饱脑火哒就睡在土边边上的,尽管二嘎公喉咙都差点吼哑了它是假装不晓得,其实这些事全被杨石匠看得清清楚楚。

    因为修公路,这块土好多年没种了,卢成发老汉前段时间在这里挖山货看到肥沃,心想慌起可惜了,就掳出来点了块油菜,多年没种,油菜确实长得好,青呼呼滴。二嘎公那回柴也是在卢成发屋山林头砍滴,把牛牵起一边决牛一边在默,浪改给人家交待呢?想来想去反正没得人看到起,又不是吃的各人滴,管它妈了批滴,不说为好。

    十月二十几时,杨石匠总算把周武二屋的阶沿石打完哒,周武二在团转请了些人帮忙抬石头,其中也有二嘎公和卢成发,二嘎公原计划去水坝吴家走人户了滴,上回侄姑娘送茶请周武二挑的篼篼,还欠着周武二一个人情,再者抬石头这活路女搬家又不当得行,所以只好叫二嘎公去走人户,各人鳖起帮周武二抬石头。

    吃早饭时二嘎公觉得周武二右客推的豆腐好吃,就光大瓢二瓢地往各人碗头舀,别人要不要吃好像跟他点关系都没得,卢成发同二嘎公坐在一起的,看到二嘎公那些搞头心里还是有点不爽,那批老汉从来都各是那些搞头,一辈子也改不了,也各没好意思说么子的。

    吃完早饭帮周武二抬石头的有的老抬杠,有的老打杵,有的老二锤,有的老钢钎,只有二嘎公得几根索子老起走在最后头。

    到了沿沟河,卢成发说好久都没下来过,就抽了几分钟时间去看了哈各人的山林和油菜土,当看到柴被砍脱一大块,油菜半块土被牛吃的只剩下的桩桩,心里是气大不过,妈批娘批的就架势决,二嘎公明知是各人砍的卢成发屋的柴,各人的牛吃的卢成发屋的油菜,假装不晓得,还搭了句非白:“那些批人这样子不顾惜还是要不的……”

    杨石匠听到二嘎公说的那些话翻明白眼给二嘎公看了几眼,卢成发在众人地劝说下才消了些火,下半天黑边点还有两回岩头没抬完时,杨石匠悄悄把二嘎公那牛望牛,砍柴的事给卢成发说了,事实是二嘎公干的,卢成发晓得二嘎公那些烂脾气,但各人没有亲自捉到,即便是当面质问二嘎公,二嘎公死也不会承认。

    抬石头时硬是要和二嘎公抬住一头,边走边把二嘎公往老坎上挤,抬到牛栏沟上坡时,还差点把二嘎公搭一坐独,二嘎公有些气就说卢成发:“妈了批滴,细娃家力气大点要把我们这些老汉让到起,多抬点才得行,么把老汉挤到老坎上去很了。”卢成发心里本来就有火,尽管二嘎公只是说了几句,没得么狠心,总算找到了话把子,卢成发说:“要是我烤了青棡柴火,牛吃了青呼呼的油菜秧,一个人抬头都得行,还要死皮耐脸同别个搞住头着么子哦?”卢成发这一说二嘎公心里就明白了,假装说早上豆腐吃多了有点拉肚子,就叫主人家周武二抬到哒,他去把肚子拉了再来,其实就是怕卢成发,想方设法都不同卢成发在一起,怕吃亏。

    二嘎公这一走,卢成发就把他山林头的柴被砍和油菜秧被牛吃是二嘎公搞的说了出来,那些帮忙的听到起都不当雄二嘎公,尽搞别个滴,要搞他屋的保证连底楼板底脚的地牿牛都能决出来。

    吃夜饭的时候,那些人都不怎么和二嘎公说话,只有主人家周武二阴句阳句的和他说了些不起作用的,二嘎公各人也觉得没得么面子和意思,几哈吃饱了酒都没当喝,就跑出去假装接了个电话,说二嘎婆打电话给他走人户刚回来,钥匙在各人身上,二嘎婆不得进屋,要赶回去给二嘎婆开门,周武二两口子谢过二嘎公,说了些客套话就把二嘎公打发出门了。
  
    一转眼进入冬季,二嘎公除了望牛就是唱孝歌,端起饭碗串门,走人户,时不时还帮二嘎婆捡些杉木丫回去引火,十月十三那天,阳光明媚,天空像沿沟河里的水一样蓝,二嘎公吃过早饭,股屁上瞥筒刀鼻子背把沙刀牵起他屋那同大水牿就到沿沟河望牛去了,如今农村劳动力少,原来肥沃的黑泥巴烤烟土都各慌了好多年,二嘎公把牛索子一放,各人就屁颠屁颠地跑到杨石匠打阶沿石的地方摆龙门阵去了。  

    杨石匠是野茶村马鹿池人,给杨家大老汉喊大伯,因为都姓杨,也是团转人,只是依到起这样在喊,其实跟杨家大老汉屋不是一支人,也可以说一丁点儿亲戚关系都没得,二嘎公坐在艺口上一边喝烟一边摆龙门阵,说杨石匠打滴阶沿石要不路路打的太稀了,要不崭子没尖好,反正没说一句好听滴话,还吹各人当年打镭钵搞两只脚盘起,用根尖崭就各抠好了,言下之意就是杨石匠打的石头他根本没瞧起。  

    左一个妈了批滴,右一个老子,批寡龙寡多得很,杨石匠硬是不当雄,就决二嘎公,批老汉光鸡巴会说,日马你来打盘试哈撒,几句话就各把二嘎公搞卤到哒,杨石匠还故意问二嘎公和米家幺兄弟媳妇以前在沙帽山望牛的搞的些么子事?  

    杨石匠问:“二姑爷,听卢成发说以前你在沙帽山和米家幺兄弟媳妇望牛时,黑尽麻眼滴把卢成发支起走了,你和米家幺兄弟媳妇在坡坡上故意挨,天都各黑哒还不见把牛邀起下去,二姑爷你给我说盘你们两个在坡坡上搞些么子啊?”  

    二嘎公以前这事当时在野茶村是闹得凶,米家老幺差点和他右客打脱离,二嘎婆整天在屋头饭也不搞猪也不喂,天天搬起板凳坐在三头上决二嘎公,要不是几个细娃劝阻二嘎婆可能要和二嘎公打脱离,杨石匠这么一说二嘎公气得卵子像耐克宝一样齐式股,没得办法只好焉索焉索地喝起顶脑壳烟偷偷跑哒。  

    吃中午饭时,主人家周武二搞稀篮背装了些饭菜送给杨石匠,因为沿沟河离周家湾有点远,每天都是送中饭到杨石匠艺口上去吃,周武二听杨石匠说二嘎公在下面望牛,尽管平时不当雄那批老汉,但年轻人说归说,做归做,还是不得和那些一根筋的老格篼老汉记小家子气,就把二嘎公喊起上去顺便多少吃点点填哈肚子,本来杨石匠就不当雄二嘎公,主人家周武二要喊他又不好生故说的不喊二嘎公吃,心里就在默,要浪么整盘那批老汉,于是几哈就各把肉,鱼等好吃的菜全部倒在了各人的碗头,留点点儿酸菜,泽二根,白菜给二嘎公,二嘎公将牛吊起走拢杨石匠打阶沿石的地方时,杨石匠饭各吃归一哒,正在喝粘熬茶。周武二把剩下的饭菜搞同大碗给二嘎公舀起去,二嘎公一看那些菜就决周武二:“武二,妈了批滴你会白就是搞酸菜白菜招待石匠啊!,石匠不比人哈。”  

    二嘎公这句石匠不比人又着正在旁边喝粘熬茶的杨石匠听到哒,心里本来就有火,这么一说火更高,但周武二在旁边又不好硬决的二嘎公,就说了些气话给二嘎公听:“我们出门做手艺你怕像有些批老汉啊,没得肉不吃饭,吃了还不说,日马还要搞盐口袋装渣包回去,光鸡巴想别个滴,缝进不缝出。”  

    周武阴倒起牙齿都差点笑出来哒,故装镇定强颜欢笑说杨石匠要是生在二嘎公拖细娃那几年,各人比二嘎公还不如……勉强缓和了当场的尴尬气氛,二嘎公虽然说碗头菜不当好,吃了几口觉得味道浪么都比二嘎婆做的好些,管他批杨石匠浪么说气话气各人,还是架蛮把各人肚子填饱才是真的。  

    二嘎公吃饱喝足,向周武二和杨石匠说了几句客套话,背起他那把烂沙刀就各钻到坎坎上砍柴去了,可能砍得有七八根柴左右差不多有一回了,又看到岩坎坎高头有同岩青棡,盼皮爬上去准备砍下来,岩青棡有点硬肘,烂沙刀又不当快,砍了半天都各没砍断,隐隐约约听到对门湾有人在吼,为了不得挨决二嘎公就扯起嗓子搭白,说看到筒好挖锄把,砍了一根就不砍了。  

    二嘎公砍擂下坡连丫丫一起就各全部捆起跑哒。  

    盼蛮把柴老到半路上,准备回去邀牛,找来找去都没找到牛在那个地方,只看到根牛索子还挂在树树桩桩上滴,心里硬各急老火哒,心里默要是着别人牵起跑哒浪么得了哦,一同大水牿多的不说,当今的牛价少说点要卖五千多块。止到天快黑时才到河沟边上油菜土头找到,被实批牛把别个屋油菜吃脱半块土,逮饱脑火哒就睡在土边边上的,尽管二嘎公喉咙都差点吼哑了它是假装不晓得,其实这些事全被杨石匠看得清清楚楚。  

    因为修公路,这块土好多年没种了,卢成发老汉前段时间在这里挖山货看到肥沃,心想慌起可惜了,就掳出来点了块油菜,多年没种,油菜确实长得好,青呼呼滴。二嘎公那回柴也是在卢成发屋山林头砍滴,把牛牵起一边决牛一边在默,浪改给人家交待呢?想来想去反正没得人看到起,又不是吃的各人滴,管它妈了批滴,不说为好。  

    十月二十几时,杨石匠总算把周武二屋的阶沿石打完哒,周武二在团转请了些人帮忙抬石头,其中也有二嘎公和卢成发,二嘎公原计划去水坝吴家走人户了滴,上回侄姑娘送茶请周武二挑的篼篼,还欠着周武二一个人情,再者抬石头这活路女搬家又不当得行,所以只好叫二嘎公去走人户,各人鳖起帮周武二抬石头。  

    吃早饭时二嘎公觉得周武二右客推的豆腐好吃,就光大瓢二瓢地往各人碗头舀,别人要不要吃好像跟他点关系都没得,卢成发同二嘎公坐在一起的,看到二嘎公那些搞头心里还是有点不爽,那批老汉从来都各是那些搞头,一辈子也改不了,也各没好意思说么子的。  

    吃完早饭帮周武二抬石头的有的老抬杠,有的老打杵,有的老二锤,有的老钢钎,只有二嘎公得几根索子老起走在最后头。  

    到了沿沟河,卢成发说好久都没下来过,就抽了几分钟时间去看了哈各人的山林和油菜土,当看到柴被砍脱一大块,油菜半块土被牛吃的只剩下的桩桩,心里是气大不过,妈批娘批的就架势决,二嘎公明知是各人砍的卢成发屋的柴,各人的牛吃的卢成发屋的油菜,假装不晓得,还搭了句非白:“那些批人这样子不顾惜还是要不的……”  

    杨石匠听到二嘎公说的那些话翻明白眼给二嘎公看了几眼,卢成发在众人地劝说下才消了些火,下半天黑边点还有两回岩头没抬完时,杨石匠悄悄把二嘎公那牛望牛,砍柴的事给卢成发说了,事实是二嘎公干的,卢成发晓得二嘎公那些烂脾气,但各人没有亲自捉到,即便是当面质问二嘎公,二嘎公死也不会承认。  

    抬石头时硬是要和二嘎公抬住一头,边走边把二嘎公往老坎上挤,抬到牛栏沟上坡时,还差点把二嘎公搭一坐独,二嘎公有些气就说卢成发:“妈了批滴,细娃家力气大点要把我们这些老汉让到起,多抬点才得行,么把老汉挤到老坎上去很了。”卢成发心里本来就有火,尽管二嘎公只是说了几句,没得么狠心,总算找到了话把子,卢成发说:“要是我烤了青棡柴火,牛吃了青呼呼的油菜秧,一个人抬头都得行,还要死皮耐脸同别个搞住头着么子哦?”卢成发这一说二嘎公心里就明白了,假装说早上豆腐吃多了有点拉肚子,就叫主人家周武二抬到哒,他去把肚子拉了再来,其实就是怕卢成发,想方设法都不同卢成发在一起,怕吃亏。  

    二嘎公这一走,卢成发就把他山林头的柴被砍和油菜秧被牛吃是二嘎公搞的说了出来,那些帮忙的听到起都不当雄二嘎公,尽搞别个滴,要搞他屋的保证连底楼板底脚的地牿牛都能决出来。  

    吃夜饭的时候,那些人都不怎么和二嘎公说话,只有主人家周武二阴句阳句的和他说了些不起作用的,二嘎公各人也觉得没得么面子和意思,几哈吃饱了酒都没当喝,就跑出去假装接了个电话,说二嘎婆打电话给他走人户刚回来,钥匙在各人身上,二嘎婆不得进屋,要赶回去给二嘎婆开门,周武二两口子谢过二嘎公,说了些客套话就把二嘎公打发出门了。(完)

分享:
标签: 土家文化 土家族风俗 土家风情 | 收藏
参考资料:
[1] 作者:罗福东(坏坏哥) 刘波(鬼火)
[2] 土家族文化网 http://www.tujiazu.org.cn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土家记忆朱峰,男,土家族,2008年5月从事土家族文化的传播传承工作,自建《土家族文化网》,其间不断加强对土家族传统文化的学习,与许多的研究土家族的专家学者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并得到了他们的指导,其创办的网站于2008年、2009年分别受邀参加了由文化部、科技部、国家广电总局、北京市人民政府等部门组织的中国国际网络文化博览会、北京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博览会;2009年12月被中国互联网协会、农业部信息中心评为“中国农业网站最具社会责任单位”;现为“联合国教科文民间艺术国际组织”团体会员。

行家更新